我的好友黃醫生哭了。這是我認識他以來,第一次看到他流淚。
黃醫生是一家三甲醫院的兒科醫生。作為他的好友、同樣是醫者的我,有責任把他昨天所經歷的寫下來,讓所有人看看醫生的心到底是什麽顏色。
時間:6月4日
口述:復旦兒科黃誌恒;ID:fderhzh
一大早診室門外站立著許多患兒家長,焦急地盯著叫號屏。而診室內的我,就像一個上足了發條的時鐘忙得不可開交。
快10:30時叫到57號。這是一個6歲的小女孩,在父母的陪同下走進我的診室。孩子精神萎靡,口唇蒼白。
小女孩最近一直肚子隱隱作痛,家長以為消化不良,沒在意。但孩子上課時突然暈倒,趕緊去了當地醫院檢查,診斷為重度貧血、低血壓休克。孩子自己也說這一周大便一直發黑,家長這才心急火燎地領著孩子連夜從蘇北趕到上海。
孩子媽媽惴惴不安地說:“大夫,這是我們今天的檢查報告,您看嚴重嗎?”
接過報告,我的心一下子緊了起來。胃鏡報告:十二指腸球部巨大潰瘍,大小4x3cm;胃竇:幽門螺桿菌+++,胃體:幽門螺桿菌+++;血常規:血色素58g/L(正常值120-160g/L)。大便常規隱血強陽性。
“孩子是幽門螺桿菌感染引起了消化道巨大潰瘍,貧血,目前病情很嚴重!需要立即住院或者留院觀察治療”。看了報告後,我明確告訴孩子媽媽。
“怎麽會這樣?這麽嚴重?難道是遺傳?”孩子媽媽自言自語。
聽到這些,我迅速警惕起來,馬上追問:“家裏有人攜帶幽門螺桿菌?”
孩子媽媽非常自責地說:“我上次單位體檢有幽門螺桿菌感染,是我遺傳的嗎?”
“幽門螺桿菌是一種傳染性疾病,是不會遺傳的。”我打消了她的疑慮,“目前認為幽門螺桿菌最可能的傳播途徑是糞-口傳播和口-口傳播,共餐時接觸到了被幽門螺桿菌汙染的飲水或者食物是感染的最主要原因。所以我常常建議分餐,家庭成員可通過呼氣試驗查一下幽門螺桿菌及時治療,避免感染孩子。”
我進一步告訴她:“幽門螺桿菌是導致人類慢性感染最常見的細菌,也是目前能在胃內生存的唯一細菌。它會對消化道粘膜產生損傷,引起消化性潰瘍,最常見的是上腹痛,嚴重的時候,會出現消化道出血,比如嘔血、黑便,還可能出現胃穿孔、十二指腸穿孔,嚴重的會因為穿孔導致大出血、腹腔感染而死亡。”
我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還會引起不明原因的貧血、特發性血小板減少、過敏性紫癜,在成人還可引起粘膜相關淋巴組織淋巴瘤和胃癌!所以,您自身感染幽門螺桿菌也要及時治療!”
這個孩子病情危重,隨時有消化道穿孔及大出血可能,甚至會出現腹腔感染出現生命危險,必須立即住院或者留院觀察!征得孩子家長同意後,我馬上掏出電話聯係床位,製定治療方案。
病房,床位已滿!重癥觀察室,有床!我一陣慶幸,放重癥觀察室!進一步完善檢查,禁食補液,止血、輸血,靜脈輸阿莫西林+甲硝唑+奧美拉唑三聯治療幽門螺桿菌。又千叮囑萬叮囑留觀室住院醫生:
1.觀察孩子精神反應,註意聽腸鳴音、當心腸穿孔;
2.復查血常規當心再出血;
3.晚上繼續補營養液,明天繼續門診復診。
孩子得到及時治療,我長舒了一口氣,一看表已經11:00了。由於剛才處理那個危重的小女孩耽誤了一段時間,還有很多患兒沒有看完。我瞟一眼不遠處護士幫助打的午餐飄出陣陣香味,刺激著我的食欲。
12:30,上午掛號的患兒終於看完,而我早已饑腸轆轆了。
飯盒裏的飯已經冷了,大部分米飯在下面菜汁的浸泡下,已經由“白面書生”變成了“黃臉婆”,看著就飽了。但再過一會兒就要開始下午的門診了,算了,湊合著吃吧。
然而,當我剛拿起筷子吃了一口,手機響了,是門診接待室打的。電話那頭:“黃醫生,有個患兒家長投訴你,說你在中午10:30到11:00期間不叫號,在診室打電話!”
放下電話,我的眼淚不爭氣地湧了出來!
患者,請聽我說——
也不知從何時起,醫護人員工作期間“看電腦”被患者投訴成“玩電腦”,“看手機”被患者投訴成“玩手機”,“打電話”被患者投訴成“幹私事”。於是有醫護人員因為“玩手機”被除名了,沒被除名的也在一些患者心中留下了“不務正業”的罵名。
面對這樣的奇葩投訴,有的醫院不管青紅皂白,責任統統歸咎於醫護人員,他們的邏輯是為什麽患者不投訴別人而投訴你呢?對於這樣的投訴,如果你要是據理力爭,這些患者就會拿出“服務態度不好”的殺手鐧,甚至動用輿論大棒,特別憋屈。
我之所以把黃醫生半個小時的經歷還原出來,就是想讓所有患者看到:看看醫生是不是在“幹私事”?看看醫生為什麽“玩手機”?看看醫生為什麽不叫號?
黃醫生,別哭!你對得起這一身白衣!